首页  资讯动态 社会热点 国内资讯 体育资讯 国际资讯 军事资讯 娱乐焦点 时尚快讯 手机快讯 消费购物 财经资讯 健康饮食 房产快讯 女性资讯 教育动态 科技资讯 健康快讯 生活资讯 游戏资讯 奇闻趣事
首页 > 国际资讯 > 正文

西南山区文化考察--黔东南少数民族20年前生活实录

2020-05-18 13:22:31 

西南山地文化概论是一本关于黔东南民俗的书,约在20年前被发现和撰写。

那时候,贵州其实也是我最讨厌的样子。在日常生活中,做任何事,都需要人际关系和人情,仰望过去,是我不想看到的东西,也是我不擅长的东西。

十几岁的时候,我急着要离开贵州,所以我选择去西安上大学。

你出生和长大的地方是你的家乡。每个人都有权书写自己的家乡,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

爱也是好恨,爱和恨也可以交织在一起,其实我们写下的每一个字,都是我们对家乡深深的依恋,不愿放弃。

对于我们开始的地方,我们允许自己责骂,而不一定是别人说坏话!

西南山文化的作者潘念英教授选择了一种不同的写作方式。在人类学的学术视野下,他写了自己的家乡,讲述了贵州普通人仍留在家乡的故事。

我的家乡是贵州遵义,属于贵州北部,但我只活了19年,因为我上了大学就离开了。

在西安住了20年后,我写了远村散步,用其他国家取代了我的家乡,表达了我对农村的热爱。

读完远村行走后,一位读者强烈推荐潘念音教授的文章供我阅读。读者说,他看到潘念音教授在贵州远村散步。

所以,在潘教授出版的十多本书中,我选择了这个西南山区文化调查开始阅读。

我喜欢潘念音教授大胆的叙述风格,里面充满了贵州人原始的朴素思想。他记录的文字中有我生活的影子。

在西南山地文化考察中,潘念英教授带着人类学学术研究的初衷走进贵州古村,详细观察了原生态状态下贵州的风俗,拍摄了许多珍贵的照片,形成了自己的研究笔记。

与潘教授相比,我的远村之行不如潘教授的好,所涉及的话题也不如潘教授的深入。

对我来说,寻找秦岭南坡的时候,我只是无意中闯入了古道上的村庄,这个过程并没有对贫穷有一个沉重的思考,我只是抱着玩乐的心情,记录了老秦人的最后一个故事。

潘教授的西南山地文化概论中的村庄是少数民族生活中最后一个山村,而我在秦岭村的远村散步一书则是汉族人住在最后一个山村。